关於影片

“山长水远:陈省身的一生”的制作于2010年3月正式开始。一部分16分钟长的短片于2010年8月在印度海德拉巴市的国际数学家大会播放;1小时长的传记片于陈省身诞辰百年纪念活动前完成,于2011年10、11月间在伯克利数学科学研究所、天津南开大学以及法國高等科學研究所放映。

拍摄于2010年4月开始,制片小组在数学科学研究所和伯克利各处访问陈省身的前同事、学生和一位老友。

艾伦·温斯坦 (Alan Weinstein),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数学系
艾伦·温斯坦
温斯坦在60年代被陈省身和他身边的几何学学者吸引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他解说陈省身在微分几何学的贡献,也讲述他是位多么称职的导师。片中他也探究陈省身对古典中国哲学的兴趣,为了解陈省身这位传统中国哲人奠定基础。
滕楚莲,加州大学欧文分校数学系
滕楚莲
滕教授还是伯克利分校的研究生时认识了陈省身。她认为陈省身是她最重要的导师之一,并且写了一篇关于他的传记短文。 “他给予我信心和鼓励。‘做就对了’,他说。”
卡尔文·摩尔 (Calvin C. Moore)
卡尔文·摩尔
卡尔文·摩尔、伊萨多·辛格和陈省身在1982年共同创设了伯克利数学科学研究所。“想到20世纪中后的微分几何学,不可能不提到陈省身,”他说。
沈元寿
沈元寿
1937年起陈省身在抗日战争期间转至昆明教书,沈元寿和陈省身在这段时期结识。学生时代,陈省身确保他远离麻烦。1950年代他们都身在芝加哥,两人友谊延续,随后他们也都定居加州。
罗伯特·布莱恩特 (Robert L. Bryant)
伯克利数学科学研究所所长
罗伯特·布莱恩特
罗伯特·布莱恩特自2007年担任数学科学研究所所长至今,自认为像陈省身在数学界的孙子。 “陈省身当真在一夕之间让数学科学研究所成为重要的数学中心”,布莱恩特说。
罗伯特·乌米尼 (Robert Uomini)
鲍伯·奥瑟曼
1970年代,罗伯特·乌米尼是陈省身在伯克利的学生之一。1995年他赢得加州彩券头奖,他马上捐款给伯克利数学系设立一个以陈省身为名的教授职,以此善举纪念恩师。
鲍伯·奥瑟曼 (Bob Osserman),史丹福大学名誉教授
鲍伯·奥瑟曼
鲍伯·奥瑟曼是伯克利数学科学研究所的特殊项目监督,主导外展活动。他本身也研究微分几何学,1970年代,他与陈省身合写论文并共同组织研讨会。
伍鸿熙,加州大学柏克利分校数学系
伍鸿熙
伍教授曾在撰文解说高斯-博内定理的历史时,提到陈省身对数学的贡献。片中他追溯陈省身的大半生—从中国到欧美,再回到中国,并且解释陈省身在振兴现代中国数学的重要地位和其来龙去脉。他如此形容陈省身,“他有那种他人学不来的权威感,是与生俱来的。他是个真正的领导者”。
罗伯·柯比 (Rob Kirby),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罗伯·柯比
柯比教授尝试确认陈省身领导气质的根源,他解释道:“陈省身,在某种程度来说,是伯克利最著名的教授。每当我们要向校长提出特殊要求的时候,我们总是带陈省身一起去,总是奏效。他有一种份量,一种庄严感 。不知怎么,他总能让人听他的,然后常常照他的意思去做。”
杨振宁,物理学家
杨振宁
“他创造了一支整合数学界主要分支的学问,让微分几何的丰富结构发展至今。”
朱经武,休士顿大学
朱经武
“他常常谈到独立精神。他中学时写的一首小诗,上了校刊,写放风筝。平常人们常羡慕风筝飞上青天,俯瞰大地美景,但他的说法不同。他说风筝我真同情你,你飞那么高,却没有自由。你总被那条细线左右,我替你难过。可以发现他在少年时就已经有那种独立思考。”
尤东·西蒙(Udo Simon),柏林工业大学
尤东·西蒙
“陈省身当时21岁,他对布拉希开印象深刻。布拉希开教学杰出、性格鲜明,他能让听众觉得数学无比有趣。”
滕楚莲,加州大学欧文分校数学系
滕楚莲
“嘉当提出活动标架法,但是陈省身运用那来解整体问题、偏微分问题,還有他的示性類。如果你使用活动标架法,一切变得漂亮、简单又自然。”
葛墨林,理论物理学家,陈省身数学研究所
葛墨林
“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所有大学都给关闭了。很多著名的数学家、大学生、物理学家都去了工厂和五七干校去改造思想。所有的教学和研究活动都被停止。那时候出现了红卫兵运动,占据了学校。他们还分成几派,还互相斗争。”
杨振宁,物理学家
杨振宁
“陈省身和我还有许多其他人都觉得我们有责任,努力让美国人和中国人互相了解。我们觉得应该帮助中国,取得更多现代科学知识。大家都渴望促进交流。”
龙以明,所长,陈省身数学研究所
Yiming Long
“陈教授有一个远景,在中国大陆建立一个研究所,好让更多年轻学子受教育。”
葛墨林,理论物理学家,陈省身数学研究所
葛墨林
“他说:‘我指导这个所的原则很简单,中文三句话。第一,不开会;第二,不计画;第三,多做事。’就是你只管多做研究的意思。”
胡国定,首任副所长,南开大学数学研究所
胡国定
“陈省身说要‘落叶归根’。别人不相信,‘哎呀,这是美国人呀!’他事实上以后不只是落叶归根,而且使得这个地方整个大大的茂盛呀。他到中国来是为祖国中国的数学,整个的,不光是为南开大学,所以后来有一句话,十二个字,叫作‘立足南开,面向全国,放眼世界。’”
杨振宁,物理学家
杨振宁
“为什么一个数学家在19世纪就想到的方程式,一个很美的公式,为什么和物理学家的公式结构那么像?毕竟兩个公式的起源截然不同。这是沒有人能理解的谜,我想。我想只有上帝知道为什么。物理学家和数学家之间有这么一个笑话:‘为什么物理定律建立于美丽的数学上?’答案是:‘因为上帝是个数学家。’意思就是没有人能解开这个谜。”
艾伦·温斯坦,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艾伦·温斯坦
“中国哲学家老子有一段话,可以贴切地用来描写陈省身。‘善者果而已,不敢以取強。果而勿矜,果而勿伐,果而勿骄。果而不得已,是果而勿強。物壮则老, 是謂不道,不道早已。’”

拍摄于2010年5月中继续,制片小组于麻省理工学院访问伯特伦·科斯坦特 (Bertram Kostant)伊萨多·辛格 (Isadore Singer)。两人和陈省身在他任教芝加哥大学时及之后在伯克利时皆有所往来。陈省身的儿子陈伯龙和其妻苏珊也在麻省尼德姆镇的住所接受访谈。他们分享的故事证实陈省身的确如人所说,是位有远见的领导者,能率先察觉契机,让众人团结一心、互助助人。

接下来和詹姆斯·西蒙斯 (Jim Simons)的访谈,西蒙斯已从金融业风光退休,在他曾为数学家的时候,曾和陈省身合写论文。1974年的“示性式和几何不变量”研究论文,被认为是陈氏-西蒙斯定理的基础。

导演乔治·齐哲瑞访问詹姆斯·西蒙斯

导演乔治·齐哲瑞 (George Csicsery) 访问詹姆斯·西蒙斯 (Jim Simons)

曾经有位数学家向陈省身抱怨,说西蒙斯离开了数学界,他回答:“恩,他不是大卫·希尔伯特呀!”西蒙斯说他一直很敬佩陈省身当时的幽默机智。“其实,他不需要把我捧得这么高,”他笑说。片中,西蒙斯以敬佩的口吻描述陈省身的美德。

菲利普·格里菲思 (Phillip Griffiths)
菲利普·格里菲思
菲利普·格里菲思是前任普林斯顿高级研究所所长,他在所内接受访谈。 除了提供陈省身数学成就方面的历史,他也形容了陈省身于2002年在说服中国政府在北京举行国际数学家大会中所扮演的角色。

高级研究所为本片提供许多珍贵的照片和信件。自1937年起,陈省身多次造访该所,并在那完成许多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成就。陈省身与研究所所长在1943年及1949年多次书信往来,商谈安排他前往普林斯顿,这些信件对呈现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和中国内战期间,往来中美所面对的困难,特别有用。谢尔比·怀特和利昂·利维资料馆(The Shelby White and Leon Levy Archives Center)提供我们全权使用这些信件以及其他重要笔记与图片。


位于天津的南开大学陈省身数学研究所


#

摄影师安德烈·卡瓦祖蒂(Andrea Cavazzuti)于南开大学摄影

5月底,制片暨导演乔治·齐哲瑞应南开大学陈省身数学研究所之邀,率领制片小组来到北京和天津。 此回访谈由北京当地的摄影工作小组协助。

陈省身对于现代中国的数学发展之重要性在这五天的访谈中确实地浮现。

他对中国政府领导的影响力有助邀请西方数学家前往中国,也送中国学生留学海外。现今中国数学界的佼佼者全都受惠于他的远见。然而,他对复苏中国数学最大的贡献是建立南开数学研究所,即今日的“陈省身数学研究所”。该所提供了国际交流的平台,促进合作、互访以及合著论文。

葛墨林,陈省身数学研究所
葛墨林
葛墨林,物理学者兼陈省身数学研究所副所长,切身经历文化大革命对中国的科学研究员和学者的毁灭性冲击,同时也能与现今这些领域的蓬勃发展景况做出比较。他认为今日的进步多谢陈省身和杨振宁的铺路。
吴文俊
吴文俊
吴文俊,代数拓扑学的前驱,也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他前往法国进修前,曾于1946年在清华大学向陈省身学习拓扑学。1972年陈省身首次重访中国土地的时候,他们恢复失去的联系,并在陈省身过世前维持友谊。吴院士述说他在文革的亲身经历,并强调陈省身对复苏现代中国数学的重要贡献。
胡国定
胡国定
陈省身首次拜访母校南开大学的时候,胡国定担任校级领导人员。他帮陈省身和中国重要领导建立联系,比如邓小平和江泽民,才得以透过领导的支持,建立南开数学研究所,即今日的陈省身数学研究所。胡国定是研究所的首任副所长。
田刚
田刚
田刚,任职于麻省理工学院、普林斯顿大学和北京大学,是现今中国数学家成就最高的其中一位。在涉及的领域中,他以几何分析学和量子上同调的贡献著称。陈省身是他学生时期首位认识的海外数学家,陈省身也协助他和许许多多其他学生留学海外。
张伟平
张伟平
张伟平受到陈省身打开西方世界大门之赐,透过他结识了留学法国时的论文指导教授。他是南开数学研究所的第四任所长(2004年至2007年)。
扶磊
扶磊
扶磊致力于代数几何学,现任陈省身数学研究所副所长。
侯自新
侯自新
侯自新于1998年至2006年间担任南开大学校长。
龙以明
龙以明
龙以明是现任南开大学陈省身数学研究所的所长。他的目标是延续陈省身治所时的特色美德—关心全人类,并让该所成为世界级的数学研究中心。
胡德岭
胡德岭
陈省身于2000年定居中国后,胡德岭担任他在南开的司机。陈省身身体衰弱后,他成为其中一位全天候看护。“陈省身一直鼓励我进修学习,进而改善我的生活,”他说。

在南开拍摄的最后一天于天津市和扶轮中学画划上句号,那里是陈省身在1930年上南开大学前的母校。 今日所有在校生都知道陈省身是最重要的校友之一。

扶轮中学的女学生

扶轮中学的女学生谈到陈省身


Lin Jing with Wu Yaubo recording autio in China

林静(摄影)和武彦博(录音)

于天津市的一处胡同,摄于2010年6月

陈璞
陈璞
陈璞,陈省身之女,描述她的父亲是位随和并给予支持鼓励的家长。
陈伯龙
陈伯龙
陈伯龙证实他的妹妹关於父亲的描述所言不差。“他总是能在比你自己早察觉甚么才是最适合你的。”
朱经武
朱经武
朱经武是任职于美国休斯敦大学的物理学者,也是香港科技大学的前校长。 他在与陈省身之女陈璞交往时认识陈省身。在“山长水远”中,他描述陈省身是位“平凡的伟人”。

#

编剪辑师塔尔·史古鲁特(Tal Skloot)和助理阿莎莉·埃科尔斯协(Asali Echols)
同导演乔治·齐哲瑞于准备“山长水远”的初剪,摄于2010年7月


#

影片的中文片名由王守中以书法题写。继续阅读…